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随笔美文  »  嘻嘻哈哈相见甚欢真的出了事可以见识一个人的真心
嘻嘻哈哈相见甚欢真的出了事可以见识一个人的真心
作者: 热度: 加载中 分享:
2012成长顾问 对待同事,如对待朋友, 2012要真心

 喝醉酒可以暴露一个男人的本性,别看平时可以道貌岸然的,酒精一刺激,就连他奶奶是谁都忘记了!昨夜我碰到了我职业生涯中第一位以醉酒而耍流氓的人,而且第一次觉得人身受到威胁,从来也没有被哪个男人威胁要打我(小时候被爸爸打不算)。

  最可笑的是这个人还是g家工作人员,所谓的“人民教师”,本来我心情一直很好,喝醉了也很难受,一直处理到结束,我本是属于慢热型的,一般别人怎么惹我,我都很好脾气的接受,一笑了之嘛,当他把我同事推倒和摔我同事东西的时候我受不了了,我觉得自己有义务帮助小方,一是我比她大,是她姐姐,二是我是这医院一份子,不可能看着外人欺负我身边人。当时就想打我没关系,不能打到小方,她还没结婚,要是毁容了就不得了了。当时那流氓把脏东西往小方身上蹭的时候,小方说他蹭可以不要摸,他还很流氓的说:怎么?还害怕****你啊!顺势还动动裤子,虽然当时是在吵架,我脑子还是开了一下小差,我就想:你他奶奶的还脱裤子,我们都是学医的,裤子里面有点啥还不清楚?上课的时候都解剖过。这出闹剧直到持续到****来了才结束。

  通过这件事也从侧面反应了几个情况,从这件事可是看出小方远比我冷静和坚强,她那种始终不温不火的态度,那种犀利的语言,都是我所不具有的。也许她心里也害怕,可是她始终冷静处之,言语也没有一点示弱。直到****来一条一条的讲给****听,我只是吵的时候很有气势,等****一来我很想哭,可我忍着,我不能在我对手面前示弱。直到回到宿舍,院长打电话来问才像见到了亲人一般,把满腹的委屈都哭出来。从这件事也看出人和人之间的冷漠,可能不关自己亲人的事,都不会伸以援手的,事情过后我和小方聊天时讨论,我们都没有寄希望于医院在值班的那位男同事,还害怕别人打他,出于保护他的观点还不希望他出来,事实他也很会保护自己一直没出来。我寄希望于和那人同来的一个男的,希望他很理智的可以把他同伴拉走,事实是他也喝了酒,比他同伴更不冷静,我只不过说他同伴身为人民教师和一个长辈不要对一个小姑娘动手动脚的,他就要打我。小方寄希望于在我们医院住宿的另一位男的,也不是让你出来打架干嘛的,你只要出来看看在那里站一下,我们心里都不会那么孤立无助。结果是人家灯都没亮一下。

  我一直以来外表看着都是很强悍的,整天大嗓门的吵吵,内心里我是很柔弱的,在我们孤立无援的时候,我多希望有一个人站在我身边说“别怕,有我呢!”这可以无关爱情也可以无关亲情,哪怕只是人道主义援助。当那两个男的把我们逼在那样一个狭小空间里,而我们从身高的角度还要昂视他们的时候,我多渴望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在旁边给我力量,可以有个人在旁边帮助我们,不会让我们如此的无助。就像哥哥一样,每当我受欺负的时候,总会为我出头,哪怕被打的头破血流,也不退缩!只因为我是他妹妹,他要保护我!

  当只有我和小方两个人面对两个身高体型都比我们大的无赖的时候,内心的无助感是那么的强烈,偌大一个单位,偌大一个唐湾镇,没有一个可以帮助我们的人,我们的无助和孤独之于别人看热闹的成分比同情的成分多,也让我们明白了一个道理,男人远不如女人之间的友谊靠得住!别指望哪个男人可以为你担当风雨,除非是你的爱人或者是亲人。对于两位****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主要****了解情况后表现还行,说马上就进来,很豪气干云的说“你不要怕,他不敢怎么样,还不得了呢,有什么事有我呢!”既马上打电话给学校****,又让我们办公室主任下来,无果后,还让彭申立过来看看,保护我们。主任了解情况后,很是无奈的说“你们就在房间里别出去,那人怎么这样啊!”从这件事也看出每个人的性格,我不想说自己的期望和现实相差万里,只是痛是那么的明显。当然,我不是批评谁,也不是责怪谁,只是陈述一件事情的始末,平时没事的时候,大家都是好同事,嘻嘻哈哈相见甚欢,真的出了事可以见识一个人的真心。

 

2012谈得来,只有这几个好朋友,2012还保持着原有的同事感情....

读过"《嘻嘻哈哈相见甚欢真的出了事可以见识一个人的真心》"的人也喜欢:

  1. 守住这份美丽2015让爱的充满这个世界

    守住这份美丽2015让爱的充满这个世界

  2. 徐志摩散文之白旗

    徐志摩散文之白旗

  3. 莲一样的女子2015不喜喧嚣乐在花径

    莲一样的女子2015不喜喧嚣乐在花径

  4. 夏夜的烦恼

    夏夜的烦恼

  5. 尘世沧桑,微笑向暖

    尘世沧桑,微笑向暖

  6. 身在故里,不知乡愁

    身在故里,不知乡愁

  7. 躺在自己的床上2015为自己的聪明绝顶感到高

    躺在自己的床上2015为自己的聪明绝顶感到高